当前位置:纯净主题 > 情感 > 成年人的友尽,总是发生的很突然。

成年人的友尽,总是发生的很突然。

拓源主题11个月前 (07-06)情感530

00:00

昨天,好久没动静的大学室友群里,有了一条消息。

小孟来北京上研究生,想约我们三个在北京工作的室友小聚。毕业两年多,我们三个在北京的,约了很多次,但就是没聚起来。

大学的时候,我们宿舍感情很好,出了名的。别的宿舍为了考试名次、奖学金勾心斗角的时候,我们宿舍一起熬着大夜临时抱佛脚,押重点。

别的宿舍三三两两搞小团体,我们宿舍就像一个巨型的连体婴儿一样,谁都不落下。

毕业的时候,我们宿舍的人都没哭,因为眼泪早在无数次的深夜交谈里,在操场的散步中挥霍得差不多了。

那时候我才知道,真正感情好的朋友,不一定在酒精、灯光、音乐这些渲染之下,才能抱头痛哭。

而是在无数个相聚的时刻里,在最快乐的时间,忽然有人感慨,总有一天要分开。

分开的时候,我们只是仪式感般地紧握对方的双手说:“下次见面不知道要什么时候,但一定要保持联系啊。”

人们都说,毕业季是分手季,每一次毕业都是恋人之间的兵荒马乱,但对于友情来说也是。

上学的时候感情好是真的,后来的渐行渐远也是真的。我们曾经试图保持高频率的联络,但后来发现真的太难了。

有人忙着考公,有人忙着考研,有人先一步结婚生子。有人默默承受着属于自己的枪林弹雨,如何能做到步伐一致,一路同行呢,我们没办法。

我们的确很久没见,但小孟约饭的提议,还是在大家一个接一个说“加班”、“有事”当中,不了了之了。

说实话,我确实也忙,但挤一挤一顿饭的时间肯定是有的。我想,拒绝背后的真相是,我那点使劲挤出来的时间,想留给现阶段对我更重要的人。

就像之前,我约一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去三里屯新开的店逛逛,她推了三次,最后一次出来了,跟我草草约了个饭,接了电话说:“孩子扔给他爸我真的不放心。”

我才忽然之间意识到,已经为人母的她,和我早就不一样了,我只顾自己,而她要顾忌更多。

我们以前明明到了地铁快停的时候才告别,嘴里还说着:“明天不上班就好了,我能去你家。”

但现在对她来说,最重要的不是跟朋友度过多少光阴,而是家里嗷嗷待哺的孩子。

我忽然觉得友情世界里的残酷,不比爱情少啊。那份残酷不在于我们找不到能交心的伙伴,而是当人生阶段更新迭代的周期越来越短的时候,友情的保质期也变短了。

很多挚友的走散,不是因为我们说错话,也不是因为谁触碰到了谁的雷区,只是因为我们的日常生活、人生走向不再有任何交集。

而这些我们无法改变,这意味着现实会在某一刻突然告诉我们,喂,你们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。

这种再见,不是郑重其事的告别,或者下定决心不再联络,而是悄无声息,潜移默化地离开。

一开始,我觉得委屈,尤其我期待了那么久的电影、那么多想吃的餐厅、或者是路上看见那么好的风景,我发给她,可我得不到回应。

那时候我以为,友情的走散是因为人太薄情。可成熟之后我明白了,人一天天长大,原本简单的世界里开始涌进各种各样复杂的人际关系,还有更多生活的压力。

现实是,你有你的难处,我有我的苦恼。我们每天走在不同的街道上,要走上不同的岗位应对不同的麻烦,太多原因,让我们走散。

有人说越长大越孤独的原因是,我们不得不跟一些陪你长大的朋友说再见,是陪你聊心事的人从朋友变成同事,更重要的是,成年人世界里的友谊,期限变得越来越短。

好像换份工作,搬几次家,大家就能从无话不谈变成点赞之交。

这些我都知道,我感慨,也遗憾,但好像慢慢也能接受了。

接受分别,接受离散,接受没有人会一直在你身边,接受相伴一程已经很幸运,接受我曾那么喜欢你,但最后还是要失去你。

再见,朋友!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文章内容摘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zbp.toyean.com/tpure/feeling/135.html

标签: 人生

相关文章

只想和你在一起四天,春天,夏天,秋天,冬天。

只想和你在一起四天,春天,夏天,秋天,冬天。

年少的时候,我总是向往一场轰轰烈烈、奋不顾身的爱情。两个人爱得难舍难分,在星空下亲吻,在草原上拥抱,即使不被朋友祝福,也浇不灭想要在一起的决心,父母亲人的反对也只能将这段感情衬托得愈发伟大而坚定。后来我才知道,并非所有奋不顾身的爱情,都是对的。爱上他的那一年,我22岁。喜欢他笑起来像两个括号一样的笑...

一个人的生活,你孤独吗?

一个人的生活,你孤独吗?

彻底放下那个人之前,你是不是也哭了很久?我以前总觉得,把两个相爱的人分开,一定伴随着不可原谅的背叛,和无法平复的争吵,后来我才发现,原来人心死了的时候,是不会说话的。你知道吗?在那句分手说出口之前的无数个瞬间里,我都曾经想过,如果你在就好了,如果你能跟我说说话就好了,实在不行,哪怕你只是站在我身边就...

结婚不是“我应该”,而是“我愿意”。

结婚不是“我应该”,而是“我愿意”。

前两天朋友突然说想结婚,原因竟然是因为参加了一场婚礼。在婚礼现场,新郎正襟危坐,平常冒冒失失的一个人,却如此认真地拿着笔,一撇一捺地为新娘写着结婚誓词,窗外的阳光温柔地打在他的脸上,不大的眼睛里闪着柔情满满的星光。莫名其妙地,她就被那个不起眼的瞬间打动了,一向视婚姻为围城的她,突然产生了结婚也挺好的...

有些假期不是必须与快乐相连,它可以只用来思念

有些假期不是必须与快乐相连,它可以只用来思念

一直觉得每年这么多假期,清明假期始终带着悲伤的底色。明明能凑几天假出去玩儿一下,但好像也并没有因此更快乐。可能是因为比起那些阖家团圆的喜庆节日,清明节总与“失去”相联系。北方的清明节,总是在雨季,连绵不断的春雨落下,总有一种“天地懂我悲伤”的共鸣。节日与天气的烘托下,总会让人浮想联翩。想还没来得及实...

很难过吧,有几百页聊天记录的人离开了

很难过吧,有几百页聊天记录的人离开了

我发现,成年人的世界里,很多的脆弱跟无奈都悄悄藏在手机的微信里。比如不能设置免打扰的工作群消息,朋友圈不可见的多年好友,和永远都不会再发来信息的置顶聊天。我们隔着手机屏幕触摸到的,有迫于生活的心酸,有关乎人情的冷暖,也有既往回忆里的遗憾跟不甘。我一直有保存微信聊天记录的习惯,所以在和前任分开之后的半...